当前位置:首页 >杂项 >“张大千艺术展”在我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正文

“张大千艺术展”在我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来源:瘫霜艺术资讯网-资深专业艺术门户网站   作者:协会   时间:2021-06-18 17:04:47

“张大千艺术展”在我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来历:我国艺术资讯网 作者:King 人气: 发布时刻:2018-01-17 摘要:张大千展览 作为20世纪我国画坛的艺术大师,张大千是在国内外都具有典型性与影响力的艺术大师。为全面呈现他的艺术成果,由我国国家博物馆、四川博物院和荣宝斋联合主办的张大千艺术展于2018年1月16日3月4日在我国国家博物馆北11展厅展出。 开幕式现场 我国。

张大千展览。

作为20世纪我国画坛的艺术大师,张大千是在国内外都具有典型性与影响力的艺术大师。为全面呈现他的艺术成果,由我国国家博物馆、四川博物院和荣宝斋联合主办的“张大千艺术展”于2018年1月16日——3月4日在我国国家博物馆北11展厅展出。

 

开幕式现场。

我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在开幕式中谈到:“本次展览是国家博物馆在2018年开年举行的第一个重要专题展览,也是国博20世纪美术名家系列展中的重要项目。张大千先生终身有三万多件著作存世,其间以泼墨泼彩著作最能代表他摹古出新的艺术风格,在中西艺术磕碰交融的语境中,将民族艺术赋予了新的时代特征。”

自画像 张大千,1945年 纸本水墨,32.3cm×19.9cm 四川博物院藏。

张大千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县,早年从母与兄习画,后拜海上画坛曾熙、李瑞清为师学习书画诗文。他饱览了很多名家保藏,遍学明清文人高士画风,尤崇尚石涛,他聪明过人,过目不忘,早年就具有了深沉的传统文人绘画功力。为得魏晋唐宋艺术之真理,张大千于1941年远赴敦煌,克服困难,历时三载,描画敦煌岩画,这对他后来的艺术成果起到了尤为重要的作用。

展览现场。

尔后,张大千很多保藏五代宋元绘画名迹,并描画之精华,对董源、巨然、王蒙等古代绘画大师的艺术特征一目了然。20世纪50年代后,张大千侨居印度、美欧,广泛触摸西方艺术,他博采中西艺术之长,以我国传统泼墨为根底,开创出以泼墨、泼彩为首要艺术言语的绘画风格。

观众拍照著作。

“劲风起兮云飞扬,威加国内兮归故土,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是汉高祖刘邦的《劲风歌》,张大千既取其意,又撷明末清初画家张劲风之名,将画堂命名为“劲风堂”。他的履历与胆略、勤勉与才思皆非常人所能企及,正如徐悲鸿先生所誉:“张大千,乃五百年来第一人也!”他特殊的人生阅历与杰出的艺术创造为世人所注目,其艺术深受人们的喜欢,创造兼及释道、山水、人物、花鸟、走兽各类别,既精于适意小品,也拿手适意巨著。

此次“张大千艺术展”合计展出100余件套著作,以“集古得新”、“描画敦煌”、“劲风堂保藏”、“大千师友”、“大千用印”五个单元,体系展现张大千终身的创造进程。展览既展出张大千不一起期的代表作如《龙泉寺检书图》、《华山云海图》和《临晚唐劳度叉斗圣变》等,也展出他保藏的陈洪绶《右军笼鹅图》、石涛《长安雪霁图》等重要的古代绘画藏品。

观众赏识长卷轴著作。

 集古得新。

1919年张大千拜曾熙、李瑞清为师,学习诗文、书画。二人一起也是闻名的鉴赏家,并与上海闻名保藏家狄平子、庞莱臣等人往来颇深,加之张大千自己亦热心保藏书画名迹,因而他得以开阔眼界,长时刻近间隔体会古代绘画中的微妙。

其前期著作以仿照石涛为门径,遍学王蒙、盛懋、吴镇、唐寅、仇英、徐渭、陈淳、陈洪绶、董其昌、弘仁、髡残、八大山人、梅清、任伯年等人。在追摹前人著作时,真实做到了学古、融古、化古,所作“临仿著作”许多都与原作难分真赝,足见他对古人著作的调查之细、体会之深。

仿王蒙双松图轴 张大千,1940年 纸本设色,92.5cm×47.1cm 四川博物院藏。

龙泉寺检书图 张大千,1936年 纸本设色,32.3cm×92.8cm 我国国家博物保藏。

仕女拥衾图轴 张大千,1946年 纸本设色 117cm×47.3cm 四川博物院藏。

20世纪40年代之后,张大千以学习元代王蒙山水画为门径,继而开端追慕五代董源、巨然的画风。以体悟黄山、华山、雁荡山、峨眉山、青城山之天然改变为楔入点,以高远、平远的图式和共同的翰墨技法为手法,形成了一种簇新的、充溢古意的山水画风格。在花鸟画中,他一方面寻求宋代院体绮丽金碧的风格,一方面也多作大适意泼墨荷花和“没骨”花卉。在人物、走兽著作中则兼取敦煌艺术与五代两宋绘画特色,以极富力气感的线条和冷艳的颜色塑造形象,与之前新鲜简淡的风格比较发生了很大改变。

观众赏识著作。

张大千从文人绘画、宫殿绘画、宗教绘画乃至民间绘画中罗致养分广收饱览,加之其个人的艺术领悟力和创造力,使得著作可以集古人之大成,并有所立异。因而到了20世纪60年代左右,张大千才可以开创出以泼墨、泼彩技法为特征的簇新画风。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描画敦煌。

87岁高龄的中心工艺美院前院长常沙娜在开幕式中回忆了父亲常书鸿与张大千先生在敦煌的往事:“其时张大千先生鼓舞父亲,让他要在这儿长时刻维护和研讨敦煌石窟,说我走了但你要一向在这儿,这会是一场毕生的无期徒刑。”常先生还谈到敦煌岩画的描画的办法有三种:“一种是客观描画,便是破损开裂脱落之处都要照实描画下来;第二种是收拾描画,便是周围没有线条了但要收拾加上;第三种便是张大千先生的描画办法,恢复描画,复原岩画本来的颜色。”

描画盛唐西方净土变图轴 张大千,1941—1943年 布本设色,315cm×261cm 四川博物院藏。

1941年春末至1943年的两年零七个月时刻,张大千首先为敦煌石窟编号,共编309窟,是第一位完结这一作业的我国人。张大千之子张心智,画家孙宗慰,油工窦占彪、李复,喇嘛画师昂吉、格朗、三知、夏吾才朗、杜杰林切,友人谢稚柳,侄张比德,门人肖建初、刘力上等人先后参加光临抚敦煌岩画的作业中。他们分为三组,两组描画,一组加工画布预备颜料。

描画隋帝释天、帝释天妃巡游图轴 张大千,1941—1943年 绢本设色,66.1cm×169.7cm 四川博物院藏。

描画初唐涅槃像图轴 张大千,1941—1943年 绢本设色,65.9cm×163cm 四川博物院藏。

今日咱们看到的描画著作,当是张大千合世人之力而成,当然他是其间的魂灵人物,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他们首要选用先以玻璃纸勾摹概括,然后使用日光透出正稿并标以颜色的办法。在形象和用笔方面,以一丝不苟的情绪将岩画的形象描画出来,又企图以自己的揣度在摹本中复原因年代久远而发生改变的颜色。期间共得摹本276件,触及佛像、菩萨像、佛本生故事、说法图、经变图、供养人像、藻井装修图画等多种体裁。

描画敦煌的阅历,使得张大千的艺术创造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人物形象愈加丰满生动,线条流通而富于改变,赋色淡雅又不失正经。著作带有了更多工作画家工巧,绮丽的相貌,与单纯的文人画风拉开了间隔。这些著作别离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展出于兰州、成都、重庆、日本东京、法国巴黎等地,为世人了解敦煌艺术的伟大成果供给了关键。

 

观众拍照张大千保藏金农著作。

观众赏识著作。

劲风堂保藏。

这一单元首要展出张大千有代表性的藏品,与一般保藏家、鉴赏家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只要了解古代书画的风格特征和传承源流,更要扩展本身的视界,扩展师承的目标,使历代名家、名作能为其创造所用。

张大千身兼书画家、鉴赏家、保藏家和作伪高手等多重身份,其书画保藏与创造有着严密的联络。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张大千以唐寅、陈洪绶、石涛和八大山人等明清画家的著作为首要保藏目标。四十年代之后,则特别重视五代宋元名迹,保藏了包含董源《潇湘图》、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赵佶《祥龙石图》、王居正《纺车图》、王蒙《夏天隐居图》等许多名作。他本身的创造也显着遭到这些藏品的影响,开端呈现新的相貌。张大千与一般保藏家、鉴赏家的不同之处正在于,他不只要了解古代书画的风格特征和传承源流,更要扩展本身的视界,扩展师承的目标,使历代名家、名作能为其创造所用。因而,要研讨张大千的艺术源流和风格改变,就不能不研讨他的保藏。

右军笼鹅图轴 陈洪绶,明代 纸本设色,107cm×45.6cm 四川博物院藏。

长安雪霁图轴 石涛,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 纸本设色,274.1cm×122.4cm 四川博物院藏 

大千师友。

这一单元侧重整理了张大千的画坛师友,他与其时许多闻名书画家往来亲近,有些乃至成为终身挚友,他们相互沟通艺术观念,评论、沟通书画藏品,乃至一起协作著作;

张大千终身跌宕起伏,极富传奇颜色。在书画艺术方面,他具有高明的翰墨技巧和杰出的艺术表现力,是二十世纪我国最重要的画家之一。一起,他与其时许多闻名书画家往来亲近,有些乃至成为终身挚友,他们相互沟通艺术观念,评论、沟通书画藏品,乃至一起协作著作。其艺术启遭受二兄张善孖影响最大,之后拜曾熙、李瑞清二人为师,广泛触摸“海派艺术”;经汪慎生、周肇祥、陈三立等人介绍结识溥心畲、齐白石、于非闇等北京画坛名家;经徐悲鸿、黄君璧等人介绍结识广东画坛高剑父、何丽甫等画家、保藏家。

红线取盒图轴 齐白石,近代 纸本设色,134.5cm×37.8cm 我国国家博物保藏。

与此一起,张大千还积极参加了“寒之友”、“绚丽社”、“黄社”等艺术安排,不断丰富扩展其艺术往来规模。在侨居海外之后,张大千还在巴黎访问常玉、赵无极、潘玉良等华裔艺术家,并与毕加索会晤,触摸西方艺术的开展情况。因而,了解张大千的画坛师友,是全面整理他艺术观念、艺术风格开展头绪的条件,更是客观点评其艺术成果的根底。

 

菊石图轴 吴昌硕,1914年 纸本设色,153cm×82.4cm 我国国家博物保藏。

观众赏识著作。

大千用印。

篆刻艺术于方寸间写六合之无量,与书法、绘画一起被视为我国书画艺术“三绝”。张大千终身用印之多,选印之精,钤印之规整,一起代的书画家无出其右者。他终身中所用印章多由陈巨来、方介堪、顿立夫、王壮为等名家所制,原料多为寿山石、青田石等,偶用昌化鸡血石,印文以名字、斋馆、成语、诗词、保藏、鉴赏等内容为主,多出于其对某一阶段创造、阅历或心境的体悟,且钤盖颇具规矩,与画作相辅相成。

展出的印章。

展览现场。

展出印章。

在中西艺术磕碰、交融的前史语境中,展览的著作既表现了张大千深沉的传统艺术见识,以及对民族艺术的激烈自傲,一起也展现出他对艺术立异与开展方向的特殊创造力。张大千以画作抒情自己的心境所悟,画面或有不足之处则多以长题书法加以补偿,一起印章的内容亦能起到画蛇添足的作用,使鉴赏者观之能为之一振,有所感悟。因而可以说大千用印正是其艺术在精微处见精力的描写。

展览中那一段段过往旧事、一层层清逸翰墨、一枚枚小巧玉印、一幅幅金碧巨制必定会将观众带入一个特殊的大千世界。

观众在著作前停步。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观众拍照著作。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标签:

责任编辑:招生